6.第五章_恰逢雨连天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6.第五章

第(1/3)页

        许元喆道:“约莫是这个月头,云笙兄喝得酩酊大醉回来,一身脂粉气,说是去了秦淮河坊的寻月楼,还让我万不能与先生提及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晋问:“为何不能与我提及?”

        贡生去烟巷河坊是常事,彼此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如何不能与人言?

        许元喆道:“他不愿说,我便不好追问了。自始至终,连他去的是哪间河坊,究竟见了谁,我都不曾晓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晁清失踪是四月初九,也就是说,他去了河坊后不几日,人就失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晏子萋是太傅府千金,若在贡士所留下玉印当真是她,又怎会跟烟花水坊之地扯上干系呢?

        苏晋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抬头看了眼日影,已是辰时过半,便道:“你先回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元喆犹疑片刻,从怀里取出一本册子,是《御制大诰》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十四年,圣上亲颁法令《大诰》,命各户收藏,若有人触犯律法,家有《大诰》者可从轻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元喆赧然道:“这一卷原是云笙兄要为先生抄的,可惜他只抄到一半。明日传胪听封,元喆有腿疾,势必不能留京,这后一半我帮云笙兄抄了,也算临行前,为他与先生尽些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言语间有颓丧之意——身有顽疾难做官,跛脚又是个藏不住的毛病,想来明日传胪,是落不到甚么好名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晋却道:“你治学勤苦,他人莫不相及。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,圣上慧眼神通,你未必不能登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元喆自谢过,再拱手一揖,回贡士所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边的云团子遮住日辉,后巷暗下来。一墙之外是贡士所后院,隐隐传来说话声,大约是礼部来人教传胪的规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处贡士所是五年前为赶考的仕子所建,有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那一年,苏晋上京赶考,被疾驰的官马所惊,不慎撞翻一处笔墨摊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摊主是位白净书生,苏晋本要赔他银子,他却振振有辞道:“这一地字画乃在下三日心血,金银易求,心血难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晋不欲与他纠缠,将身上的银钱全塞给他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料这摊主当真是个有气节的,将满地字画抱在怀里,一路尾随,还一路嚷嚷:“收回你的钱财,在下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晋不胜其烦,到了贡士所,与武卫打个揖,说:“后头有个江湖骗子,怀抱一捆字画,专行强买强卖之事,你们若瞧见,直接撵走省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一头扎进处所内,落个耳根清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头将行囊归置好,没留神背后被人一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书生摊主弯着一双眼:“哦,你就是杞州解元苏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下望去,满院寂寂,苏晋目瞪口呆地问:“你翻墙进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早春时节,杏花缀满枝头,打落翘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翘檐下,书生双眼如月,笑意要溢出来一般,双手递上名帖:“在下姓晁,名清,字云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https://m.xyqxs.cc/html/107/107474/20411244.html

  言情小说网阅读网址:m.xyqxs.cc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