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第十章_恰逢雨连天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11.第十章

第(1/3)页

        苏晋没敢让大夫细瞧,只对症抓了些药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闲让人看出自己身份,恐怕要落个出师未捷身先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整夜没睡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吃过药起了高热,烧到云里雾里时,几乎以为自己要腾云驾雾羽化升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幸而那药草总算在四肢百骸弥散开来,逐渐将一身沸腾的血安抚温凉,像只有力的手,把她的魂魄从阴曹地府拽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晋记得,四年多前,自己被吏部那群杀才乱棍杖打,晕死在街边,也是这么生死一线地挺过来的。所谓以下犯上,杖责八十,那只是吏部对外的说辞。事实上他们动的是私刑,以为已将她打死了,随手扔到了死人堆里,是她凭着一口气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这一生注定要走在刀尖上,所以上苍仁善,让她生得格外皮糙肉厚,真是幸甚。

        仕子闹事过后的半夜里,整个京师上下都落了雨。

        雨水滂沱如注,却不像寻常阵雨急来急去,而是遮天蔽日地浇了两日,昭昭然将暮春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酷暑将至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一日,京师上下果真变了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北方仕子与在朝的北臣联名上书,恳请彻查科场舞弊一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子递到皇案,景元帝震怒,一命三司会审,理清闹事因果,挑唆从犯,涉事衙门,一律从重处置;二撤春闱主考,翰林掌院裘阁老一职,废除今春登科三甲的封授,令翰林上下十余学士重新审阅春闱答卷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帝的处置,面儿上看是各打一百大板,南北两碗水端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日廷议,景元帝问众卿之见,户部侍郎沈奚不过试探着说了句“南北之差,大约误会”,便引得龙颜大怒,责令杖打三十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奚的爹就是刑部尚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这三十杖,还是沈尚书他老人家亲自抡板子上的,大约想让他那光会耍花架子的儿子长个记性,实实在在下了狠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将沈奚腿打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晋身上的伤刚好一些,能踱出房门在院里转悠的时候,周萍便将这朝中事一桩一件地说与她听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沈奚,在廊檐下晒太阳的刘义褚就插嘴道:“同是重臣之后,这沈侍郎可比晏少詹事差得远了。单说揣摩圣意这一项,晏少詹事便雷打不动地站边北面儿,结果怎么着?龙颜非但大悦,还特命他主查科考一案。我看等这案子结了,少詹事不日就要升任詹事,升任各部侍郎尚书,升任太子少保,少师,这晏太傅府,就该改名儿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晋听他提起晏子言,心中一时郁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当日为保晏子萋安危,将玉印归还给了她。想来这晏子萋拿回玉印,便没理由再来衙门,跟她说晁清失踪当日的因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身是伤,硬闯太傅府是不能够,小侯爷任暄也再没递策问来,否则还可以拿命犯险,再往宫里走一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刘义褚看苏晋病怏怏的,又唠叨开来:“要我说,朝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https://m.xyqxs.cc/html/107/107474/20411253.html

  言情小说网阅读网址:m.xyqxs.cc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