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.十六章_恰逢雨连天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17.十六章

第(1/3)页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时也命也,微臣的境遇,是造化所致,殿下何必挂怀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令朱南羡握住缰绳的手紧了紧,他甚至能想象苏晋说这句话的神情——她一定很累了,倚在车壁上,疲惫地合着眼,眉宇间是消褪不去的苍苍漭漭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清楚地记得,五年前的苏晋,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彼一时,西北卫所要增派指挥使,他自小尚武,上书请命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景元帝染了时疾,一切大小事务皆由朱悯达代为批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的折子递到皇案便被朱悯达扔回来,斥责了一句“尽逞莽夫之勇”,令他闭门思过七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的朱南羡还有个撞破南墙都不肯回头的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默不作声地将折子收了,回到宫里,非但闭了门,还拒了水食,连着五日滴米未尽,直到朱悯达命人将门撞开,看到这个半死不活唇角干裂还仿佛得胜一般咧嘴冲自己一笑的胞弟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悯达恨不能把他一脚踹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跟在身边长大的,朱悯达知道老十三吃软不吃硬,随后又想了一个辙,动之以情地劝了一番,大意是:“不是皇兄我不让你去,但你身为天家子,胸中没点韬略,只会舞刀弄剑,岂不让人笑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又塞给朱南羡一个信帖,说:“这样,本皇兄给你一个机会,我这里有个对子,三日内,你只要能对出十句各不相同的下联,证明你肚子里有点墨水,本皇兄便批了你的请命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头脑十分简单,他印象中的对子左不过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”这样的,便是要对上十句,又有何难?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他翻开朱悯达的信帖,才知道自己是中计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一杯清茶,解解解解元之渴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皱眉深思,这他娘的甚么玩意儿?

        彼时朱十三尚未开衙建府,还跟着朱悯达住在东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日之内,他拿着对子请教遍了詹事府,文华阁,乃至东宫上下的内侍宫女,甚至把刀架在了小火者的脖子上,小火者也只是战战兢兢地跪下,哆哆嗦嗦地回他:“禀、禀殿下,奴才不识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知道自己是着了朱悯达的道了,想必朱悯达早已知会过所有人,不许帮十三殿下对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坐在詹事府的门口,郁闷地想,这阖宫上下,还能不能找出一片净土了?

        正当时,他听到不远处有两个春坊官谈论诗文对子,言语中提及明日的诗礼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脑中灵光一现,上前打听什么是诗礼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乃是翰林半年一次的盛会,为各大学与文官墨客交流才学之用。而明日的诗礼会,三月前方入翰林的新科进士也会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以为,这乃是天赐良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平日与翰林打交道,转来转去的几个老学究早已看惯了朱悯达的脸色,但新科的进士不一样,若让他找到漏网之鱼,为他对出对子,去西北卫所就有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朱南羡便溜去了翰林文苑的诗礼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皇子,宫里有不少人认得他,是故没有在文思飞扬曲水流觞的文苑里扎堆,而是绕过竹林,去了后苑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苑有一浅湖,湖心有个水榭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隐隐看到水榭里站着一人,那人负手背对着他,身着素衣广袖,衣袂翻飞,翩翩然好似谪仙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便是苏晋,五年前的苏晋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顺着石桥走过去,唤了一声:“你是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晋回过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南羡生在深宫,自小才子高士见过不少,也有雅洁之人,令人见之忘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苏晋还是太不一样了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 https://m.xyqxs.cc/html/107/107474/20411265.html

  言情小说网阅读网址:m.xyqxs.cc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